野火与春风:工业环保受疫情影响程度分析
2020-11-23 21:45

  又到财报季。如果说2019年年报的一个看点是评估上市企业受贸易战的影响程度,那么2020一季报无疑是包括环保在内的各行业对于疫情的抗压结果的线高级行业分析师史方标通过数据分析,试图在定性判断的基础上,了解疫情对工业环保企业的影响程度。

  又到财报季。如果说2019年年报的一个看点是评估上市企业受贸易战的影响程度,那么2020一季报无疑是包括环保在内的各行业对于疫情的抗压结果的真实展示。从已经发布的一部分报告中,可以看到少数行业或企业的逆势增长,但整体而言,疫情还是较为显著地影响了大部分行业企业的经营情况。对于以工业企业为客户的工业环保企业而言,疫情的影响是双重的:既限制了自身的企业经营和业务运转,也将影响其客户群体的付费能力。在定性判断的基础上,我们不免想尝试进一步了解这种影响的程度有多大。如可能,我们更期待在疫情影响的数据曲线中看出各工业和工业环保领域随着疫情逐步控制的复苏——这便是这篇数据分析文章的研究目标。

  由于本文涉及的统计数据较多,考量的维度也稍复杂,所以有必要对研究方法作一些解释说明。

  主要指标:统计局公布的月度统计数据的“按行业分工业企业主要经济指标”中反映行业和企业经营情况的一些数据类目作为分析指标;

  分析思路及方法:整体分析思路为,疫情→工业受影响程度→工业环保整体/各板块受影响评估。即:通过横向纵向对比分析上述指标在疫情严重的2020年2月(3月数据尚未公布)的波动情况,以体现疫情对于各工业的影响。之后,再以历史数据分析这些指标波动情况与工业环保投资整体及水、气、固各工业环保板块经济数据的相关性和影响程度。

  不少研究者都曾在近期表示过疫情可能造成企业倒闭的担忧。作为半个创业者,我本人也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疫情的巨大冲击。对于环保企业而言,客户付费能力波动的风险尚在中长期,而“客户没了”对于自身业务的影响则无疑粗暴直接。

  那么,疫情真的导致了“企业倒闭潮”么?根据统计局数据,在疫情严重的2月,工业企业整体数量并未有明显减少,甚至较去年年底还有所增加。当然,该统计口径为年主营业务收入2000万元以上的 “规模以上企业”,这个量级的企业对于一个月的异常情况自然有抗风险能力——至少不至于倒闭。

  中小企业的情况呢?完全有理由猜测是另一番景象。但很可惜这部分数据缺失,特别是能在当下反映疫情影响的月度统计数据。我们只能从间接数据去尝试推测这一问题的结果。今年2月,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从5.3升至6.2。2019年底,中国城镇总就业人数为4.42亿,这0.9的失业率增长对应的是398万的新增城镇失业人口。

  根据工信部领导在去年年底的一段发言“中国中小企业数量超过3000万家,个体工商户数量超过7000万户…贡献了80%以上的劳动力就业”这一标准推算,应该有318万新增失业来自中小企业(考虑到中小企业就业者的更不稳定性,这个数字应只多不少)。以私营企业平均6.8人的人员配置水平,这318万失业相当于46万个中小企业数减少。当然,这一步的换算并不是一一对应关系,因为新增失业的一大部分应该来自于裁员,而非企业倒闭。但若做大胆一点的推测,中小企业的减少数量也应该在10万这一量级。

  值得一提的是, “规模以上企业”数据统计中企业数绝对减少前五行业中的农副食品加工、纺织、酒饮料和精制茶制造、食品制造这四个行业都是环保企业的重要客户群:四个行业占44个统计行业的比例不到十分之一,但污水处理设施运行费用占全行业总费用的13.4%,污水处理设施套数占工业污水设施总数的21.2%。换言之,即使是“规模以上企业”的显性数据都展示了上述几个行业受疫情影响企业数有明显减少,若把中小企业的倒闭情况代入,不难想见以这些企业为主要客户群的工业环保服务企业在当下和短期未来都面临着不小困境。

  就企业的主要财务指标而言,受疫情最直接影响的就是主营业务收入——凭借公开的统计局月度统计数据并不难对工业整体和各行业的这一方面情况进行判断。但本文毕竟是要讨论疫情对于工业环保的间接影响,那么就不能回避这一问题:这项指标对工业环保市场蛋糕的关联度有多大呢?

  这个问题也不难回答,我整理了统计局发布的 “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营业收入”和“工业污染源治理完成投资”两个指标自2004至2017,14年的数据。用回归分析法分析了两个指标的相关程度,得出的相关系数R2为0.5877(注:该系数常作为衡量两组统计数据的指标系数,该值为0意味着两组数据完全不相关,1为完全相关),可以说相关性已经十分显著了。换言之,工业企业的营收数据是完全可以拿来对工业企业波动对于工业环保市场影响这一映射作指示的。

  那么,经过以上铺垫,本文要尝试回答的最核心问题:“疫情对各工业行业的环保市场蛋糕影响有多大?”就不难得出了。我们将各工业类目在2月份的营收减少作为各行业受影响程度的评价维度,将各工业行业水处理设施年运行费用、烟气净化设施年运行费用、一般工业固废产量、危废产量占总总量的比值作为衡量各行业对于各领域环保总市场蛋糕的权重。得到的分析表格如下:

  总体来看,受疫情影响程度前十的行业并非环保市场蛋糕的主体。但也有一些是特定领域环保企业的“衣食父母”——如纺织业于废水处理;造纸业于废水处理和危废处理处置。环保需求较高的工业受疫情影响的程度主要集中在10%-25%区间——它们不是在此次疫情中境遇最“惨”的群体,但在未考虑工业自然增长率情况下出现的依然显著的营收减少情况下,这些行业的受挫对工业环保服务企业的当期蛋糕和长期食谱都有明显的连锁效应。12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水网/中国固废网/中国大气网“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表、音频视频等,版权均属E20环境平台所有,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E20环境平台保留责任追究的权利。

  2016年12月25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环境保护税法》,并将于2018年1月1日起施行。这是我国...

上一篇: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 菏泽环保全力冲刺50天
下一篇:没有了